90本校园甜文强烈推荐让书荒随风而去!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3-01-25

90本校园甜文强烈推荐让书荒随风而去!

  因为某天下课,全校的人都看到,唐茵坐窗台上和男生说话,陆迟冷着脸把她转过来,捧着脸狠狠地亲了上去。

  全一中的女生都知道,乖戾嚣张打起架来不要命的第一名陈让,对隔壁敏学私立高中的齐欢没有半点好感。

  去作陪献血的时候,见到签名单上的这个名字,被其漂亮的字体吸引,闲来无事拿了旁边的一介废纸临摹,于是引得上来拿回遗漏手机的某名英俊男生,似有若无,若有所思,狐疑地瞟了眼她临摹的名字……莫非她写的草稿是他的?

  很久之后安宁的脑子都是纷纷乱乱的,意思是……她竟然拒绝过……徐莫庭……人们在最青春的岁月里挥霍青春,只盼望回首,不要遗憾。

  文案:电视和小说称我们这种从小家住很近的男女同志为青梅竹马,并且普遍分两类,一是相亲相爱型,两人间亲若兄妹,一起掏马蜂窝一起被马蜂蛰,一起偷地瓜一起挨揍,等到蓦然回首,才发现友情早已慢慢升华为爱情;一是相看两相厌型,两人间针锋相对,远远见到都恨不得冲上去咬对方一口,一逮到机会就拔对方自行车气阀,长大后猛然发现,啊!原来这就是爱。

  可惜我与江辰以上皆非,在很漫长的岁月里,我和他都只是对面楼的邻居。他每日叮咚叮咚弹他的钢琴,我津津有味看我的樱桃小丸子,偶尔忘记作业内容我会去按他家的门铃,他总是很讪,不耐烦地说你自己为什么不记。可能是因为有求于人所以我从不与他计较,当然也可能是我从小不爱与人计较,我这人淡定中带点超凡。

  男宿舍夜谈,舍友们疑惑于大姨妈来了到底有多疼,男神何之洲一贯不屑参与这种低级趣味的对话,直到他变成了女人,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女宿舍夜谈,舍友感慨工学院两两成基的现况,沈熹有点好奇此类话题苦于无法证实,直到她变成工科男,面前掉下一块肥皂……

  每当她在白天遇到那个恶劣的男生后,晚上睡觉时,就会穿越到十年后,遇到已经成为她丈夫的恶劣男人。

  “阿基米德有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对我来说,一个你就足够让我撬动地球,你就是我的支点。”看,深情如他,让她不禁心动。

  徐睐是个学霸,年级第一那种,她要脸有脸要胸有胸,一双眼和她的名字一样,明眸善睐,还弹得了一手古筝,堪称新一代学艺双精十项全能全面发展的女神。

  张行是个不良少年,是个老师口中的小流氓,打架逃学和老师顶嘴样样都做,口头花花痞里痞气,看着就让人觉得丫不像是个好人。

  然而当乖乖女徐睐被一群小混混欺负的时候却被不良少年张行给救了,从此以后走上了暗恋的不归路,多看一眼张行都会脸红心跳脑袋冒烟的那种。

  大学霸肖可爱看上了隔壁班数学次次都考5分的篮球小子,紧撩不动,一恼火,把自己的“小可爱”塞到了他的书包里。

  多年之后,人送外号“无耻内衣控”的默大队长, 总算没有白担这个恶名,如愿以偿,手里揉着肖大总裁的文胸,一想起往事,却仍旧义愤填膺:“那是栽赃,那是陷害!”

  少年在看到少女只着单薄外套时就已经皱眉了,等浑身无热气的少女扑过来,他先是皱紧眉毛又舒展开来,用大衣将少女搂进怀里,“今儿倒是头一次这么积极的投怀送抱。”

  “美色当前,不吃是傻子。”少女感到温暖,愈是不肯离开,双手往少年腰后一搂,摸了两下,吃吃豆腐。

  有人说,江安澜是高贵冷艳、不可一世的;有人说,惹天惹地也千万不要惹江安澜,因为他永远能让你悔不当初;有人说,江安澜就连刷下限都是大神级别的。

  曾经他高高在上,他目下无尘,他脱尘傲世,只不过是还没遇到那个让他即使落入尘埃也心甘情愿的人!

  求助:我是之前那个楼主,我按照你们的方法复仇成功了,但是问题来了,现在这个男人甩不掉,怎么办?

  她在每晚睡觉之后,会穿越成身兼教官和学长两重身份,全校女生的共同男神颜凛身边的任意一样东西。

  其实一开始萧寒纯粹只是觉得尹心慧这个女生很有趣,就喜欢逗着她玩,并没有喜欢她,为之“弃”;到后来萧寒确实喜欢上这个女生了,心乱了,为之“乱”~~

  本故事的女主角喜欢瞻仰周围的强人,尤其喜欢瞻仰冰山男主,因为男主是一个的存在(可以说女主很无聊)

  “……我会努力会……以后呢,你不会的我就去学会,你会的,我就学得更会,这样你就不用辛苦了。”

  戚年第一次去生化院找朋友时,就遇见了正在指导学生做实验的纪言信。他穿着白大褂,纽扣扣得一丝不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双手俯撑在桌面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显示的数据。

  听见有人叫他纪教授,转头看去时,那清冷的目光掠过,在戚年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问道:谁的家属?这里不可以进来。

  戚年想了想,有些疑惑:会吗?昨天做实验,他嫌我吃东西的声音太吵,直接……话还没说完就见小师妹惊诧地捧脸:直接亲下来了?戚年回想起昨天他不耐烦地把自己压在冰箱上的那副表情,默默地……舔了舔唇……

  在第N次自习被打扰后,凌茵好脾气地把隔壁班的流氓大佬喊进教室,按在墙上吧唧一口,然后推了推眼镜,软绵绵地说:

  日天日地的陆邵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被一个四眼怪胎夺走了,更没想到的是,往后的每一个夜,都因此躁动难眠。

  她天然呆,他天然冷,她天然萌,他天然淡,她有多动症,他却患了孤独症!第一次见面,李安安双眼灼灼的看着欧阳奈,问:“你认识我吗?”

  第二次见面,卫生间门口,李安安看到正在洗手池边洗手的欧阳奈,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问:“你亲自来上厕所啊?”

  欧阳奈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李安安跟在后面追,边追边喊:“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就答应做我的男朋友吧,不要再挑战我的底限了!”

  李安安一听到欧阳奈三个字,双眼立马变的亮晶晶的,她说:“因为他长的好看呀,我一看到他就超级想扑倒他!”

  直到那一天,她在他怀里慢慢失去了呼吸,灵魂盘旋在他周围,她才听到他说:早早,我不能没有你,求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再世为人,她回到了十八岁,依旧还是那个很傻很天真的戚家大小 姐,父母没有过世,家道没有中落。

  青春是一场邂逅,一种尝试,一次恋爱。只是有的人能把青春里的爱情当做永恒。若我能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你,那我一定用最好的自己来配你。

  林大帅哥望向她,眸底藏着几分无奈,“不是,第一次在公交车上,我戴着帽子口罩,坐在你旁边睡着了,第二次见面,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却不记得我了。”

  有一天,高一年级的级草傅饶同学看到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的某学霸女神,情不自禁地对身边的人感叹了一句,“真作啊。”他身边的一群小兄弟听到了之后纷纷表示你竟然敢这么说我女神我要跟你拼命。

  十年前的宋佳南,面目清秀,性情温和。在他之前,她以为爱情与她,千里之遥,他之后,她渐渐相信,爱情与她,早已擦肩而过。

  这个故事是我暑假回了一趟母校很有感触而写的,因为之前我也偷偷注意过隔壁班的一个很优秀很帅的男生,那时候只是从朋友口中了解他的情况,我还记得他经常一个人听歌独来独往,当时有了他的手机也未发信息,后来我去了南方读书,然后举家迁往南方。

  后来只是有一次寒假回老家逛街时候看到他一个人过马路,我跟他算是擦肩而过,我那时候就想我写一本书,关于能够暗恋成真的,算是圆我的梦,于是书的名字就叫《时擦》,意为在那个岁月,我们和时光擦肩而过。

  也许多年后,她连他的面貌都会记不起,但是每当闭上眼睛,浮现在眼前的会是那淡淡的笑容,鼻翼间恍惚飘过的会是那个人干净的气息。

  也许多年后,她也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爱上那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是爱上那段最美的时光,她对那段时光的记忆,或许只剩一个深刻的背影和一副好听的声音。

  这里是小剧场和秦湛在一起后,顾辛夷发现这个众人眼中的“二十一世纪泡利”貌似藏了个了不得的秘密——

  只不过只不过,看着小鱼游游那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看着她站在游戏顶端、自然而然的就吸引了大神的注意力时,夏悠然想,所以是不是只要我肯努力,总有一天我也能成为足以匹配他的优秀女子,可以自然而然的走进他的生活?

  某人无奈只好知乎上提问急求答案:男友给我一行情书,无奈智商捉急实在看不懂,麻烦高人给出白话答案。

  本书以的笔触讲述了女主角耿耿和男主角余淮同桌三年的故事,耿耿余淮,这么多年一路走过的成长故事,极为打动人心,整个故事里有的都是在成长过程中细碎的点点滴滴,将写到了极致,将记忆也写到了极致。

  洛枳爱的那么卑微,那么细致,又那么骄傲,她的心魔成长得如此迅猛,再也无法简简单单地收复得了。

  余周周是一个出生在八十年代末的普通小姑娘,和妈妈相依为命,在漫长孤寂的童年中,最好的朋友叫奔奔。进入小学后她在林杨和陈桉的帮助下,度过了初期学习拼音的艰难和对学校的不适,逐渐在学校里面成了小有名气的文艺骨干。

  在初中余周周逐渐放开手脚如鱼得水,并且和儿时最亲密的小伙伴奔奔重逢。余周周和班级里面成绩最差也最古怪木讷的女生辛美香成了朋友,经过努力,辛美香和余周周一同考入了省重点振华高中。

  升入振华高中的余周周经历了许多波折。与林杨的重逢,对陈桉的深入了解,情窦初开的暗恋,重点高中内部因为成绩排名出国机会和保送名额等等而引发的“金枝欲孽”。外婆的病重让妈妈和几个舅妈之间矛盾重重……诸多事情让余周周急速成长。

  高中毕业,曲终人散,青春不朽。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能勾起大家的无尽回忆,回忆当初的那些人那些事。

  大概是一个看似温柔聪明实则迷糊大条孩子气的鸵鸟女被看似温润儒雅实则腹黑毒舌的强势男捏扁搓圆抱回家暖床的故事。

  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第一个错误给我带来的影响,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如果非要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钟原对我做过的事情,那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暗里着迷,一个低调的有些令人发指的网络CV。他平生只配过两部广播剧,却稳坐网配圈CV第一人的宝座。

  风流、华丽、旖旎,缠绵。他说话的时候,你会以为他的眼睛里正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你,让你连呼吸都不舍得。

  你会不会,因为声音而爱上一个人?不管他模样如何、多大年龄,何种家世。你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声音,而毫不犹豫的爱上这个人。

  莫阑以为她第一次见到顾谒迷,是在开往杭州的高铁上,她好心提醒他列车已经到站的时候。然而,顾谒迷第一次见到她,却是在深夜南京2号线的地铁里。

  其实,大概连莫阑都不知道,顾谒迷这场短暂的复出,仅仅只不过是为了找到那个在地铁上模样温顺,谈起他来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的女孩子,然后告诉她,在他的下半生里,只愿为她着迷。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